888真人官网


888真人官网

苏有朋想找一个朱丽倩 担心《风声》角色被换掉

2019-04-26 04:57 次浏览 分类:888真人官网

  现实中的苏有朋,出道至今已有20年,也红了整整20年。默默走出偶像帅气的乖乖虎,褪去《还珠格格》中阿哥的华丽外套,来到《风声》里阴阳怪气的白小年,苏有朋称这个角色为自己演艺事业的转型之作,原因是多年来一直都在出演偶像角色,他说:“我不想再重复演美美的男一号,不觉得那样太腻了吗?我想要一个突破。”终于,让他等到了白小年。从接到剧本开始,苏有朋一直笼罩在怀疑声当中,最初是来自他自己,“我能够演好这个角色吗”?其次是导演跟剧组的工作人员,“我很担心会被换掉”,为此苏有朋豁了出去。现在四面八方传来各式的好评,每日奔走铺天盖地的宣传活动,以致整个访谈是在他去机场的路上以及坐在飞机座位上这么一段时间里挤出来的,毫无疑问苏有朋成功了,白小年非他莫属。且透过苏有朋放出的《风声》,来抽丝剥茧探寻这位“一代名伶”洗尽铅华,坦率真实的一面。

  苏有朋说,自己初次收到《风声》剧本是在2008年底。当时陈国富导演已经改编好了大致剧情,可为了不让剧情过早泄露,导演神秘兮兮地专人快递了一份“白小年的专属剧本”给苏有朋,“那上面还写了名字,看完之后得快递回去,怕走露了风声。”苏有朋一看角色,就立刻认定这是个大好机会,但还是认真冷静地考虑了一个星期,“我问自己,‘能够演好这个角色吗?’昆曲名伶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当上的,我怕自己做不来。”因为担心考虑久了白小年会被别人抢走,苏有朋一咬牙就接了下来。虽然没有半点戏曲基础,也正在广西拍摄《寻找刘三姐》,准备时间非常有限,他还是特地在拍戏的空档请北京昆剧院的白老师到剧组口传心授,“要从唱开始,先把词背下来,这些以前的戏曲是没有乐谱的,它有很多小的滑音、转音,有其独特的味道。”为了完美诠释昆曲名伶,苏有朋在《风声》开拍前两、三个月,天天跟着老师一字一句,硬背下整首《游园惊梦》;开拍后更是沉浸在角色之中,练歌成了吃饭睡觉外的生活必需。

  可既然是一代名伶,光有好嗓音是不够的,苏有朋说改变是从头到脚,特别是白小年的装束,美术指导叶锦添试了两次妆,才把他的形象确定下来,“第一次定妆时,上一部戏还没杀青,他们想改我的妆也不能动。导演当时就急了,这么大的戏马上就要开拍,居然还看不到演员定妆的样子,言下之意就是苏有朋再不定妆,我就把你给换了。”压力之下,第二次定妆时,苏有朋二话不说任凭叶锦添“手起刀落”,“哗哗两下,就剪了这么个奇怪的中分头,我一开始觉得妆很怪,跟我想象中的有很大差距。”小白脸、柳叶眉、奇怪的中分头,苏有朋从不太满意渐渐看到麻木,到最后变成满意,他笑说正是由于这独特的造型,才让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虽说有了白小年的完美外在,苏有朋刚开始还是没能拿捏好他的音容笑貌,“记得我第一天拍的时候,裘庄的那场戏拍了一天,把一天的胶片都浪费了,状态特别不稳。因为白小年有太多东西要去顾虑。导演还曾经跟我语重心长地教诲了一番,希望我好好把握这个角色,希望我能够用白小年的状态生活,尽量把他变成我生活的一部分。”导演的训示让他再一次担心,自己有可能会被换掉。苏有朋坦言一直都很忐忑,“两位导演一开始就很坦白,担心我放不下身段演不出白小年,没有经验嘛,不知道能为这个角色牺牲或学习或是突破到什么程度。”那一晚过后,苏有朋决定豁出去,不再去在乎别人投向白小年任何诧异的眼光,也不在乎被工作人员学他的腔调开玩笑,甚至到后期其他演员拿白小年“消遣”,跟别的角色速配“瞎掰情史”,他也乐在其中觉得很习惯了。回忆起当日拍夜进裘庄的那场戏,他当时一身西装外还穿了一件呢子大衣,跟众人鱼贯走进去,没想到身后跟随的张涵予冷不防说了一句,“白小年走路还很‘娉婷’的呀”,还没调适过来的苏有朋形容这句话“很刺耳”,还硬是反驳说是因为衣服有腰身。苏有朋同时斩钉截铁地发誓,私底下自己很MAN,是纯爷们,请外界不要再去怀疑他的性取向。

  能把白小年演得鲜活出彩,苏有朋说得益于剧本把他描述得非常详细,“剧本上经常都会加上注解,写着括号白小年妩媚地笑。我当时就蒙了,怎么样才是妩媚。”

  在《风声》中,白小年因为字迹跟老鬼相像,是第一个被拉去严刑逼供的,谈起受刑戏份,苏有朋说印象最深的是那场泡在水池里的场景,“因为导演想把景做得真,突显惊悚的感觉,真的杀了一只鸡,鸡头就放在水池旁边,鸡血都放在池子里面,现场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而白小年就是在这么个池子里泡着受鞭刑,被打到死。甚少演死人的他说:“死人比活人还难演,眼睛还得睁得大大的一动不动,我快要撑不住了。”而他随后还要扮演死尸,被放到刑房躺在冰上,“当你越是想要不动的时候,你越是听到自己的心跳在那里‘扑通扑通’的,然后觉得好像要憋不过气了。”苏有朋透露就在这冰上体会到了剧组的温暖,“当时周迅突然冷不防地跑过来,跟我说‘我这里有一点酒,你要不要喝啊?不要冷到了’。”那场戏拍完之后,剧组的工作人员还纷纷围过来要拍照,苏有朋笑道;“都是因为妆化得太逼真,连尸斑都出来了,我当时就说‘白小年真是死了比活着的时候更受欢迎。’”

  在戏里,白小年有一段辛酸的过去,原本他是英达饰演的金生火的“情人”,没想到金生火为了飞黄腾达,把他献给了张司令,最后还死在张司令拷问的鞭下。被人怀疑、质问,甚至出卖、背叛,仍然宁死不屈。苏有朋说自己也同样有过这些不愉快的过去,“那种滋味很不好受,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啊。我会在心里对那个人打个问号。”即便被伤害,苏有朋还是会尽量去理解对方,就算很难再做回朋友,仍然可以“相安无事”一起工作,只是会刻意保持距离。

 



相关阅读:888真人官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