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真人官网


888真人官网

《风声》中以“针线”留言的顾晓梦原型关露曾

2019-08-09 13:02 次浏览 分类:888真人官网

  “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只希望家人和玉姐原谅我此刻的决定,但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经典电影《十字街头》中有一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曲《春天里》,伴随着贺绿汀的作曲,“春天里来百花香,郎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的歌词被广为传唱。这首歌词的作者关露是当时上海与张爱玲、丁玲齐名的女诗人,不过她还有一个更为特殊的身份——中共红色特工!1939年她受命打入汪伪特务机关极司非尔路76号,策反特务头子李士群。之后她又进入日本大使馆与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月刊任编辑,还曾赴日本收集情报。电影《风声》播出后,周迅饰演的顾晓梦被认为取材于关露。

  ●简介:麦家小说《风声》中的人物,后改编为同名电影,由周迅饰演。她是一个勇敢且有信仰的地下党员,为保护党的秘密最终牺牲。

  ●生平:关露原名胡寿楣,又名胡楣,“关露”是她发表文学作品时用的笔名。她原籍河北延庆。1907年7月出生于山西省右玉县一个没落官僚家庭。关露和妹妹胡绣枫在母亲指导下阅读了大量文学作品,后先后考入上海法学院和南京中央大学文学系学习。1932年加入中国后,她出色地完成了策反李士群、打入日本杂志社刺探情报等秘密任务。

  关露的侄女李稻川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曾透露,关露曾因为潘汉年案受到牵连,但在狱中仍然很爱美。她利用放风的时间把一根钉子磨成了针的粗细,再用铁钉扎了个眼,用这根“针”来缝衣服,希望能把狱中穿的衣服改得好看一点。

  而《风声》电影中顾晓梦借帮助译电科同事李宁玉补旗袍的机会,使用特殊的针法传递摩斯码给李宁玉作为自己的遗言。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关露曾经在北京香山住过的东宫村2号如今已经拆除,不过她生前所住的宿舍还在,目前已经作为历史文化建筑群保护起来。1982年,饱受病魔摧残的她在这间宿舍中服药自杀。在北京,记者采访到了关露的侄女,我国著名歌剧导演李稻川女士。据她回忆,关露解放后两度遭受迫害,落下病根,住在香山时发脑溢血,后因为治疗需要住进了这间文化部的宿舍。记者去探访时,这里的建筑仍保留了民国时期的外观。最早它曾是传教士和外国人学习中文的华语学校,解放后成为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所在地。

  李稻川的母亲胡绣枫也从事地下工作。“抗战爆发前我的父母一直在南京工作,当时我们一家就在童家山附近。逢年过节关露经常会来我们家,不过那时候我还太小,印象不深,真正了解她还是后来到了上海借宿在她家开始。”

  说起关露的生平,也是一段传奇。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她与张爱玲、丁玲齐名,曾在中国诗歌会创办的《新诗歌》月刊任编辑,诗作《太平洋上的歌声》蜚声当时上海文坛,后来语文课本中出现过的高尔基的《海燕》也是由关露翻译的。而配合电影《十字街头》的一首《春天里》歌词,更为她赢得了社会底层人民和进步人士的喜爱,上海街头人人传唱。面对日寇的侵略,她大声疾呼:“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这样的爱国诗词曾经为她赢得了“民族之妻”的称号。

  关露1932年加入中国,同时加入“左联”,在这里她遇到了袁殊和夏衍,在他们的指示下,关露有意无意接近了一些日本记者,试图获取情报。1939年11月,关露接到了一份中共华南局最高领导人的密电:“速去香港找”(注:廖时任八路军香港办事处负责人)。 关露到达香港后的第二天,两个客人拜访了她,其中除了,另一个人就是中央特科情报科负责人之一潘汉年。从此她真正走上了“红色特工”的道路。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加紧对华侵略,不仅是国土还有文化。日本军部在华新办了很多中文刊物,网罗了一批汉奸文人。1942年5月,日本海军部控制下的《女声》杂志招来了一个新的编辑,这是一个穿着时髦且面目和善的中国女人,她就是关露。

  之后的日子里,关露行使编辑的权力刊登了很多暗含反战爱国色彩的文章,培养和发掘了大批进步的文学青年。

  1943年7月,《女声》杂志社决定派关露去出席8月在日本举行的“大东亚文学者大会”。中国的代表十几人全要被登报,并附照片。如果经过这次的亮相,关露的“汉奸”之名是再也洗刷不掉了。

  随后潘汉年派人送给她一封信,要她到日本转交秋田教授。原来,当时在中国的日共领导人野坂参三与日本国内的日共领导人失去了联系,希望通过秋田恢复,恰好杂志社给关露介绍的日本朋友中就有秋田,为了党的任务,关露再一次上路了。

  在日本,关露圆满地完成了给秋田送信的任务。这次大会,日方要求中国代表都要发表广播讲话,分给关露的题目是《大东亚共荣》,关露坚决地拒绝了,她把题目换成《中日妇女文化交流》,日方同意了。

  关露讲话的内容大致是来日本后由于语言不通,与日本女作家交流困难,中日两国妇女交流很重要,大家都要学一些对方的语言,以利于交流云云,通篇并没有吹捧日本军国主义的内容。

  1939年,原本以为要来到香港搞文化工作的关露,接到的竟是返回上海,利用关系接近李士群并尽力策反的任务。李士群早年曾经参加革命,加入中国,后来又叛变投奔。抗战爆发后,他又投靠日本侵略者,组建76号特务组织,坐镇有“杀人魔窟”之称的极司非尔路76号,逮捕残害抗日地下党。

  而作为女诗人的关露是如何接近李士群,并打入“魔窟”的呢?原来关露的妹妹胡绣枫对李士群曾有一段恩情。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与胡绣枫曾是同学,当李士群身份暴露被抓走后,当时怀有身孕的叶吉卿走投无路寄宿在胡绣枫南京的家中。在这期间胡绣枫对叶吉卿母子照顾有加,而李士群对此一直心存感激。基于这层关系,党组织原准备派胡绣枫去的,但胡绣枫当时在重庆工作繁忙,于是推荐了她的姐姐关露。

  在关露的妹妹胡绣枫和妹夫李剑华口中,关露的外号是“大小姐”,他们觉得她爱美,考究爱干净,心气高。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大小姐”在上海的谍战工作中,却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关露是很爱美的人,解放前就有了最早的整容技术,那时候她也跟风去隆了鼻子。但是因为生活拮据,她并没有钱和那些富太太一样去维持,所以有一阵子甚至有些变形,直到解放后才有机会恢复容貌。”

  在香港受命后返回上海的关露,也因为妹妹的缘故被李士群视为上宾。关露时不时登门拜访,摸清李士群的思想动态,为策反工作打下基础。深入虎穴的她也一次次经受着李士群的试探和考验,并婉转地向他传递信息。时机成熟时她对李士群说:“我妹妹来信了,说她有个朋友想做生意,你愿不愿意。”李士群一直想给自己留条后路,正有意接触,他一听此话很快就明白了。最终,潘汉年在上海秘密约见了李士群。从此,日军的清乡、扫荡计划,总是提前送到新四军手中,甚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日军的动向也被潘汉年掌握。

  但是从爱国女诗人到汪伪政府与日本人的座上客,来自外界的压力也让关露喘不过气,“汉奸诗人”的骂名让她独自痛哭。潘汉年布置任务时曾对关露说:“今后要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 关露说:“我不辩护。”而她也忍辱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成为极司非尔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的常客后,李士群让太太和关露一起逛商场、看戏、出席各种公开场合,这也使得关露投靠汪伪特务的消息传开了。关露许多文艺界的好友,昔日同事都认为她已经投敌,当了汉奸。大家一谈起她,甚至要往地上吐唾沫,见面也都不正眼看她。关露严格地执行了党的指示,有意疏远了那些所剩不多的朋友,独自一人承受压力。

  除了失去友情,关露的爱情同样令人唏嘘。1938年初,关露经介绍认识了王炳南,探讨诗歌时两人兴趣相投,短暂的交流也拉近了两个人的心。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的采访时,李稻川回忆,当时她的父母带着全家随国民政府迁到重庆,利用掩护身份从事地下工作,为收集情报。“关露的爱人王炳南那时候常去我父母那里密谈,交流信息。我现在还记得王炳南会在晚上轻轻敲门,进门后就和父母到房间里去了。那时候并不知道他们在商讨地下工作。”

  但因为工作原因,两人又面临分离。告别时关露将诗集《太平洋上的歌声》送给他,而王炳南则回赠给她一张自己的照片,背面写着“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

  后来,王炳南成为周恩来的左膀右臂,并参与策动了“西安事变”。抗战胜利后,他随周恩来住在梅园新村,担任中共中央代表团第二副书记参与国共谈判。

  阔别多年后,1949年两人终于在北京香山见面,江山依旧,人事已非。曾经许下婚约的两人,也终究没能再续前缘。但是那张写有“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的照片,关露珍藏了一生,直到去世。

  1949年解放后李稻川随文工团到上海,就住在关露家,这也是她第一次对大姨有正式的印象。“当时我们就睡在一间阁楼中,关露睡的床就是一个简易的榻榻米,而我就睡在一个大衣柜里。”在上海和关露同住的生活,给李稻川留下最深刻的感觉就是非常简朴。

  “她一个人住久了,生活也很随意,家里连餐桌都没有,每天都是饿了才吃饭。有时候我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却找不到东西吃。我们饿了就炒一盘雪里红牛肉丝,就馒头吃,记忆中好吃极了。”

  李稻川到了北京人艺工作后,每周末也会去看看大姨。“那时候她住在北京香山东宫,我还记得家里种着一棵枣树。在北京的生活,关露仍旧很随性,我去看她的时候,有时候饿了我们切一盆香瓜就吃饱了。她生活节约,而且很爱干净,每天挑水放在两个盆里,外面进来都要洗两遍手。”这段时间她常有老朋友来访,她也与他们谈笑风生,还很喜欢和年轻人交流思想。

  李稻川感慨:“英雄不仅仅是枪林弹雨中穿梭,还有很多默默无闻,像关露这样的隐蔽战线的英雄用全部的青春、爱情,为党奉献了一切!”、

  由高群书执导的电影《风声》,是根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中国内地首部谍战大片,该片2009年出炉后,惊艳大银幕,堪称是中国那几年里最惊心动魄的类型大片。而本片的几位主演周迅、李冰冰、黄晓明、张涵予、苏有朋、王志文等,意外而整齐地贡献了他们的出色演技,几乎每一个人饰演的人物都成为他们演员历程中的“代表角色”。

  在这其中,不得不提周迅饰演的“老鬼”顾晓梦,她就像一朵开在悬崖上的鲜红而妖冶的花,有着一种极为危险的动人。本片上映后,很多人由“顾晓梦”这个角色联想到中国红色特工史上最有传奇意味,但也带着某种浓郁悲怆感的美丽女子——关露。

  扬子晚报记者就此采访到了《风声》的原著和编剧麦家先生,他表示:“坦率地说,写《风声》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关露是谁,但是小说和电影出来后,很多人认为写的是关露。于是我去了解了她的故事,认为观众这么认定,自有它的道理。”

  在麦家看来,关露的个人经历极其曲折,令人唏嘘。身为一个洞悉、悲悯世事人情的作家,麦家称,“这也是从事特工职业的人的伟大之处,他们得到的很少,一辈子都在默默奉献,被人误解、打倒,这确实是非常让人遗憾的。”在麦家的笔下,诸多边缘的间谍人员都在极端的境遇中开出血染的花朵,而这从某种层面再现了当时红色特工们的精神风貌和艰辛状况,也正因如此,广大观众们会将关露视为顾晓梦的原型,投入地将艺术虚构形象与真实的历史人物“锁定”、“重合”。

  不过麦家也认为,这正是作品带给作家的意外收获和浓厚回馈,“像关露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们确实经历是传奇的,精神是伟大的。观众将对真实人物的崇敬投射到虚构的形象中,这说明像顾晓梦这样的人物有伟大的一面,我们应该歌颂像关露这样奉献出自己一生的人!我们欠他们太多了。”

  下期寻访红色特工原型报道聚焦的是电视剧《北平无战事》中的主人公方孟敖。这位空军笕桥航校上校教官、后被发展为中国地下党员的飞行大队大队长原型是谁?6月27日为您揭晓,敬请期待。

 



相关阅读:888真人官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