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真人官网


888真人官网

在电影风声中、五人分别被施什么酷刑

2019-09-11 07:45 次浏览 分类:888真人官网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施刑过程:这个酷刑出现在《风声》的开头部分。当时刘威葳扮演成一位爱国护士不幸落入敌人之手,为了挖出爱国暗杀组织的负责人及核心成员,王志文扮演的情报处长王田香现身。恶毒的处长不动声色,

  在审讯时将一种恶狗特别喜欢吃的食物调料泼洒在爱国者的胸部及其身体其他部位,然后放出一条饥饿无比的、个头像头小牛的恶犬出来去撕咬对方。恶犬狼吞虎咽的叫嚣中,只听得受刑者惨叫声阵阵,撕心裂肺。

  施刑过程:为了从五个嫌疑人中揪出一个潜伏的老鬼,没有任何耐心的情报处长王田香首先拿最没有抵抗力的白小年开刀。

  一番拷打之后,彪形大汉撕扯掉白小年的裤子,把他活生生强摁在布满一排排透着寒气的锋利钉子的板凳上坐下,随着尖叫声的响起,

  施刑过程:《风声》中,李冰冰扮演的李宁玉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为了拷问她,黄晓明扮演的武田长用的是远比肉体上的摧残更可怕的精神蹂躏。

  施刑时,一盒器具排开,有如做手术般精准,但是不动你一分一毫,用尺测量、用手术刀划过身体,

  只是让你知道你的身体其实根本不属于你,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这个刑罚不仅仅是被脱衣服那么简单,简直是对灵魂和尊严的亵渎。

  施刑过程:电击是众多狠毒的施酷刑者的最爱,让受刑者的身体在生和死的临界点上挣扎。吴大队长是《风声》中饱受各种身体酷刑的一位,在鞭打不奏效后,情报处长便拿出了电击这一招。

  吴大队长的手脚都被严实地绑了起来,然后把电线直接接到身体上,旁边就放着一台手摇发电机。

  施刑时,刽子手就摇动着手摇发电机,随着手摇速度的快慢,电压也随之而发生变化,当速度加快时,旁边的人甚至可以听到电击肉体发出的吱吱声,受刑者则如万箭穿心般痛苦,生不如死。

  施刑过程:在多种酷刑对吴大队长都不起作用的时候,吴刚扮演的老六再度出现。面对铁汉,老六奸诈地掏出了一排排的钢针,

  然后把可能是增加疼痛的药水沾到针尖上,找准最让人痛苦不堪的穴位,像用匕首插胸膛一样慢慢刺进去。

  每向身体里刺进一根钢针,人都仿佛死过一次一样,当身体的几大关键部位都布满钢针时,人也早已七窍出血,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了。

  《风声》(The Message)是根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中国大陆首部谍战大片,由华谊兄弟出品,冯小刚监制,陈国富和高群书联合执导,周迅、李冰冰、黄晓明、张涵予、苏有朋、王志文等主演。

  电影讲述了汪伪政府时期的1942年,在发生了一系列高官暗杀事件后,日军引起高度重视,为了找出代号为“老鬼”的员,日军和伪军对顾晓梦、李宁玉、吴志国、白小年以及金生火五人进行了审问,过程中经历的心理战和酷刑。

  影片于2009年9月29日全国上映,曾获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等奖项,李冰冰也凭此片获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截至影片下档,国内票房约2.25亿人民币。

  影片《风声》改编自作者麦家的同名小说,其透露影片中周迅所饰演的顾晓梦的原型就是上世纪30年代左联女诗人、后来接受组织任务打入敌人特务机关的红色间谍——关露。

  关露(1907年7月14日—1982年12月5日)原名胡寿楣,又名胡楣,原籍河北省延庆,和潘柳黛、张爱玲、苏青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

  “九·一八事变”后,参加上海妇女抗日反帝大同盟。1932年加入中国,同时加入“左联”。

  1939年冬至1945年,她受组织派遣,先后打入汪伪政权和日本大使馆与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月刊任编辑。成为优秀的红色间谍.在该刊发表长篇小说《黎明》,

  同时以此作掩护,收集日伪机密情报,并积极组织策反,功勋卓著。自1955年至1976年粉碎,曾因受潘汉年问题一案牵连,两次入狱达10年之久;

  叶锦添本人非常喜欢上世纪40年代那段时期的服装风格。李冰冰的造型是他这次觉得做得最顺利的,在叶锦添看来,她的形象很适合那个年代。

  相对而言,比较丰富的是周迅这个角色,有一点暧昧,有一点活泼,有一点危机感。后来叶锦添和导演陈国富商量让她穿旗袍,外面是西式的外套,里面则是中国的旗袍,而且要短袖的,长袖会显得老气。

  原本白白净净温文尔雅的苏有朋,片中造型却看上去脏脏的,是叶锦添刻意为之。苏有朋的造型最初是比较严肃的,叶锦添凭借苏有朋的外形,

  把他做成了比较干净的感觉,但考虑到《风声》是部恐怖幽默风格的戏,就又给他重做造型,设计了一个中分的发型,胡子剃不干净,索性设计得有些像丑角,用来把那个气氛掺杂起来。

  叶锦添觉得这是因为现代军服是西方人设计的东西,人一穿上就觉得很强壮,整个人是挺的。所以这次他拿黄晓明做实验,设计的时候也做了一些效果,但是因为黄晓明比较秀气,不够彪悍,叶锦添就帮他加了一个胸,一穿上衣服就挺起来了。

  这个酷刑出现在《风声》的开头部分。当时刘威葳扮演成一位爱国护士不幸落入敌人之手,为了挖出爱国暗杀组织的负责人及核心成员,王志文扮演的情报处长王田香现身。

  恶毒的处长不动声色,在审讯时将一种恶狗特别喜欢吃的食物调料泼洒在爱国者的胸部及其身体其他部位,然后放出一条饥饿无比的、个头像头小牛的恶犬出来去撕咬对方。恶犬狼吞虎咽的叫嚣中,只听得受刑者惨叫声阵阵,撕心裂肺,

  为了从五个嫌疑人中揪出一个潜伏的老鬼,没有任何耐心的情报处长王田香首先拿最没有抵抗力的白小年开刀。

  一番拷打之后,彪形大汉撕扯掉白小年的裤子,把他活生生强摁在布满一排排透着寒气的锋利钉子的板凳上坐下,随着尖叫声的响起,瘦弱的白小年早已血肉模糊,然后又被像丢垃圾一样扔进恶臭无比的鸡血池里。

  《风声》中,李冰冰扮演的李宁玉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为了拷问她,黄晓明扮演的武田长用的是远比肉体上的摧残更可怕的精神蹂躏。施刑时,一盒器具排开,有如做手术般精准,但是不动你一分一毫,用尺测量、用手术刀划过身体。

  只是让你知道你的身体其实根本不属于你,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这个刑罚不仅仅是被脱衣服那么简单,简直是对灵魂和尊严的亵渎。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李宁玉来说,这种精神凌迟比直接鞭打更无法接受。

  在《风声》诸多酷刑之中,专门针对女性的绳刑最惨无人道和最为血腥。周迅扮演的顾晓梦本来就是柔弱得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女孩子。

  可就是这样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则被几个反动派的打手们提起来,骑在一条粗大的麻绳上,使劲摁住,然后像拖动一个布娃娃一样在麻绳上来回拉来扯去,场面之恐怖、血腥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在多种酷刑对吴大队长都不起作用的时候,吴刚扮演的老六再度出现。面对铁汉,老六奸诈地掏出了一排排的钢针,然后把可能是增加疼痛的药水沾到针尖上,找准最让人痛苦不堪的穴位,像用匕首插胸膛一样慢慢刺进去。

  每向身体里刺进一根钢针,人都仿佛死过一次一样,当身体的几大关键部位都布满钢针时,人也早已七窍出血,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了。

  《风声》(The Message)是根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中国大陆首部谍战大片,由华谊兄弟出品,冯小刚监制,陈国富和高群书联合执导,周迅、李冰冰、黄晓明、张涵予、苏有朋、王志文等主演。

  影片讲述了汪伪政府时期的1942年,在发生了一系列高官暗杀事件后,日军引起高度重视,为了找出代号为“老鬼”的员,日军和伪军对顾晓梦、李宁玉、吴志国、白小年以及金生火五人进行了审问,过程中经历的心理战和酷刑。

  影片于2009年9月29日全国上映,曾获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等奖项,李冰冰也凭此片获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截至影片下档,国内票房约2.25亿人民币。

  酷刑一:兽刑。人咬狗是新闻,狗咬人是常态,但如果放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人无法反抗,狗肆无忌惮地咬人就是一种灾难了。王处长便利用这个手法来审问地下党人。其实这个段落只不过是影片对酷刑的一种铺垫,但足以触目惊心,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狗咬人的情节是对那个时代法西斯的一种画面性记忆,君不见德国纳粹手中牵着的那一只只彪悍的黑背?

  恶犬撕咬这种酷刑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而且这是凶残的日本侵略者最为常用的手段之一。在拷问中国的抗日志士的时候,他们除了放出狼狗进行攻击外,还会往人的身上涂上蜂蜜,招引到大群的蜜蜂来,如果人一动,被惹恼的蜜蜂就会发疯似的进行攻击,直到全身浮肿。另外,日本鬼子在施这种酷刑时还会玩“新花样”,觉得蜜蜂叮人不过瘾,就会用蜂蜜引来蚂蚁进行撕咬,这种酷刑往往会把人折磨得半死不活。

  酷刑二:坐钉子凳施刑人:情报处长(王志文)受刑人:白小年(苏有朋)施刑过程:为了从五个嫌疑人中揪出一个潜伏的老鬼,没有任何耐心的情报处长王田香首先拿最没有抵抗力的白小年开刀。

  一番拷打之后,彪形大汉撕扯掉白小年的裤子,把他活生生强摁在布满一排排透着寒气的锋利钉子的板凳上坐下。

  酷刑三:辱刑。某个时代,一个女人在陌生男人面前赤身裸体,尤其是异族男人的面前,这是一种羞辱,而这种羞辱的根源是精神层面的。当李宁玉被武田的手术刀割破衣服的时候,此时她作为一个中国女人,尤其心已有所属的中国女人,内心所受到的伤害一定是相当严重的。有人说这关系到李宁玉的知识层面,笔者以为不然,事实上,这种辱刑只对传统女性的作用最大。武田是一个中国通,同时也表明了李宁玉的性格特点。

  施刑人:情报处长(王志文)受刑人:吴大队长(张涵予)施刑过程:电击是众多狠毒的施酷刑者的最爱,让受刑者的身体在生和死的临界点上挣扎。吴大队长是《风声》中饱受各种身体酷刑的一位,在鞭打不奏效后,情报处长便拿出了电击这一招。

  吴大队长的手脚都被严实地绑了起来,然后把电线直接接到身体上,旁边就放着一台手摇发电机。

  施刑时,刽子手就摇动着手摇发电机,随着手摇速度的快慢,电压也随之而发生变化,当速度加快时,旁边的人甚至可以听到电击肉体发出的吱吱声,受刑者则如万箭穿心般痛苦,生不如死。

  施刑人:老六(吴刚)受刑人:吴大队长(张涵予)施刑过程:在多种酷刑对吴大队长都不起作用的时候,吴刚扮演的老六再度出现。面对铁汉,老六奸诈地掏出了一排排的钢针,

  然后把可能是增加疼痛的药水沾到针尖上,找准最让人痛苦不堪的穴位,像用匕首插胸膛一样慢慢刺进去。

  每向身体里刺进一根钢针,人都仿佛死过一次一样,当身体的几大关键部位都布满钢针时,人也早已七窍出血,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了。

  《风声》(The Message)是根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中国大陆首部谍战大片,由华谊兄弟出品,冯小刚监制,陈国富和高群书联合执导,周迅、李冰冰、黄晓明、张涵予、苏有朋、王志文等主演。

  电影讲述了汪伪政府时期的1942年,在发生了一系列高官暗杀事件后,日军引起高度重视,为了找出代号为“老鬼”的员,日军和伪军对顾晓梦、李宁玉、吴志国、白小年以及金生火五人进行了审问,过程中经历的心理战和酷刑。

  影片于2009年9月29日全国上映,曾获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等奖项,李冰冰也凭此片获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截至影片下档,国内票房约2.25亿人民币。

  人咬狗是新闻,狗咬人是常态,但如果放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人无法反抗,狗肆无忌惮地咬人就是一种灾难了。王处长便利用这个手法来审问地下党人。其实这个段落只不过是影片对酷刑的一种铺垫,但足以触目惊心,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狗咬人的情节是对那个时代法西斯的一种画面性记忆,君不见德国纳粹手中牵着的那一只只彪悍的黑背?

  恶犬撕咬这种酷刑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而且这是凶残的日本侵略者最为常用的手段之一。在拷问中国的抗日志士的时候,他们除了放出狼狗进行攻击外,还会往人的身上涂上蜂蜜,招引到大群的蜜蜂来,如果人一动,被惹恼的蜜蜂就会发疯似的进行攻击,直到全身浮肿。另外,日本鬼子在施这种酷刑时还会玩“新花样”,觉得蜜蜂叮人不过瘾,就会用蜂蜜引来蚂蚁进行撕咬,这种酷刑往往会把人折磨得半死不活。

  被誉为五大酷刑,在《风声》中,周迅,将要遭受最让人发指的刑罚。导演说,曾经因为这个镜头,中断了N次拍摄。连导演都不忍看镜头。

  女人到底能够忍受多大的痛苦,这似乎是千百年来男权社会一直关心的问题,虽然有些阴暗,甚至变态却不能不承认,而这个问题的根源是一种性强权心理。对于女人的刑罚,方法有许多,影片中的顾晓梦便遭遇到了绳刑,男人在这种带有性意识的血腥中得到了一种满足,而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是身体与心灵受到了双重的折磨。摧毁肉体不如摧毁意志,如果两者能够同时摧残,那么也许会事半功倍……

  相信这样的刑罚只有中国才有。虽然在各国都会有针刺指尖的事情,但那只是初级阶段。当然还有一些施虐影片喜欢用针,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之内。影片的开头,那位女地下党经受住了疯狗的撕咬却无法忍受针刺的痛苦,只能说明这种刑罚的残酷之处。从影片中观察,针刺的手段是与中国医学分不开的,脉络穴道成为针刺的依据,这说明此种手法有着最为强大的理论。当然也有着最为悠久的历史厚重感……

  毫无疑问,电刑是近代产物,它并没有悠久的历史,但它却很快地成为最有发展潜力的刑法之一,而且可以直达死亡。电刑代表着工业化的文明,按照某些人喜欢的理论,这是一种真正具有数字意义的刑罚。多少伏特的电流通过人体,能够形成怎么样的痛苦反映是可以完全记录的。所以,电刑是后工业时代的象征,当然,它也是残酷的象征之一。

  某个时代,一个女人在陌生男人面前赤身裸体,尤其是异族男人的面前,这是一种羞辱,而这种羞辱的根源是精神层面的。当李宁玉被武田的手术刀割破衣服的时候,此时她作为一个中国女人,尤其心已有所属的中国女人,内心所受到的伤害一定是相当严重的。有人说这关系到李宁玉的知识层面,笔者以为不然,事实上,这种辱刑只对传统女性的作用最大。武田是一个中国通,同时也表明了李宁玉的性格特点。

 



相关阅读:888真人官网


i